详细资料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详细资料

方舱医院建设规范编审专家肖伟:十条“要求”细到如何巡查厕所

来源:华西都市报时间:2020-04-23浏览次数 : 35

肖伟

肖伟

福建人,56岁,中信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正高职建筑师、中国建筑学会理事、亚建协绿色建筑委员会委员、中勘协传统分会副会长、火神山医院设计单位负责人、《方舱医院设计和改建的有关技术要求》编制和审核专家。

中信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设计师在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

战疫关键词:方舱医院

方舱医院是以医疗方舱为载体,医疗与医技保障功能综合集成的可快速部署的成套野外移动医疗平台。方舱医院一般由医疗功能单元、病房单元、技术保障单元等部分构成,是一种模块化卫生装备,具有紧急救治、外科处置、临床检验等多方面功能。

16家由体育馆、展览中心等现有设施改建的方舱医院,在短时间完成设计、改建并投入使用,收治12000余名轻症病人,成为武汉抗疫胜利的关键因素之一。

2020年2月初。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武汉城区医院出现床位短缺现象。为了化解收治难题,作为“生命之舟”的16家方舱医院迅速开建,并实现应收尽收,成为武汉抗疫胜利的关键因素之一。

从2月3日首家方舱医院建设开始,到2月27日出现“床等人”现象,历时仅20多天,就彻底改变了“一床难求”局面。据统计,运行35天里,武汉16家方舱医院开放床位13000多张,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12000多人。目前,武汉市所有方舱医院全部休舱。

当下,已有多国向中国相关单位提出申请,希望分享这项人类应对流行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重要实践科学成果——《方舱医院设计和改建的有关技术要求》。

2020年4月上旬,火神山医院设计单位负责人、《方舱医院设计和改建的有关技术要求》编制和审核专家肖伟,接受封面新闻专访,回顾了火神山医院的设计、解读方舱医院的设计细则。

火神山医院设计:在小汤山医院图纸上创新

封面新闻: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您是否接触过建筑工程、建筑设计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作用的知识,或参与过类似要求的建筑设计?

肖伟:接触过。2003年非典以后,国家对传染病医院的法律法规进行了一些修编,比如通风、排水、卫生洁具等都有新要求,这些都是用来指导我们设计传染病医院的。不过,这是我们第一次将公共建筑改成方舱医院。

以前我设计过武汉黄陂区人民医院以及其他多个县一级的医疗类建筑,包括设计门诊楼、住院部以及传染病病房等,但新冠肺炎的传染性、病毒性比以前的SARS更严重一些,它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传播速度也更快,所以对我们的设计要求更高。

封面新闻:火神山医院整体是如何布局的?

肖伟:新冠肺炎的传染性比SARS更强、传播更快,火神山医院相对小汤山医院,对医疗安全等级、医护人员防护等级要求更高。

所以,火神山医院由1号楼与2号楼组成。1号楼为单层建筑,由9个单层的护理单元、医技楼及ICU中心组成。2号楼为两层建筑,分4个组团,由8个护理单元组成。整体呈中间医护、两边病房区的“鱼骨状”布局。

“主鱼骨”是中间的长走道,功能为医护人员通道和办公区域;走道连接“次鱼骨”的护理单元,在走道里可步行至任何一间病房。

采用“鱼骨”布局,主要是为了降低交叉感染。

封面新闻:火神山医院排污是如何考虑的?

肖伟:火神山医院选址位于武汉市蔡甸区知音湖畔,为了保证医院废水、废弃物不对湖水造成污染,因此对排污要求高。

我们采用全基地铺设防渗膜,为了避免雨水下沉,项目地基基地用HTPE防渗膜,将地面雨水都收集起来消毒,通过管网进行排除,不让一丝雨水和污水排入湖里面。

此外,空调冷凝水也进行了有组织的收集及消毒处理,汇入污水管网统一处理,力争将医院对周边环境的污染降到最低。

方舱医院设计:改建近10家方舱医院,编制审核技术要求

封面新闻:中信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的科学成果《方舱医院设计和改建的有关技术要求》(以下简称《要求》)是在什么状态下产生的?它的标准和具体内容是怎样的?

肖伟:《要求》是由湖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联合中南建筑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中信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专家,夜以继日编写的。

当时除了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以外,还要求建设多家方舱医院。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技术人员缺乏,建设或改造临时医院,没有现成的设计规范,所以急需出台具有指导意义的设计规范或要求。

我们从1月29日开始编写,用了5天完成初稿、编审、修改,2月3日正式印发。

整个《要求》分成十部分。

第一部分,是关于选择被改造建筑的要求。我们建议,用于改造方舱医院的建筑,宜为单层或多层建筑,选址应尽量远离人群密集活动区,远离易燃易爆有毒有害气体生产储存场所。所选建筑物与周边建筑物之间,应有不小于20米的绿化隔离间距。当不具备绿化条件时,其隔离间距应不小于30米。同时,应在医院外围设置危险标识。

第二部分,是方舱医院改建内容要求,包括室外市政设施、污水处理设施、建筑内部分隔、建筑内部设施设备、对外交通通道、人员物资进出运输通道、相邻环境防护、卫生防疫、生物安全、安全防护等方面的改建。

第三部分,是建筑平面布局及分区隔离的要求,需满足“三区两通道”(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医务人员通道、患者通道)的要求。

各区域要求设置明显标识或隔离带,病床区应做好床位分区、男女分区,每区床位不宜多于42床,每个分区应有2个疏散出口,分区内任一点至疏散出口的距离不大于30米,分区之间应形成消防疏散通道。

第四部分是结构安全要求,当有较重的医疗设备时,应根据设备荷载信息及其平面布置图进行复核,加固或更换布置位置。

第五部分是消防设施要求,按严重危险级场所配置相应数量灭火器,方舱医院内若无室内消火栓系统时,应增设消防软管卷盘或轻便消防水龙头。

第六部分是给排水的要求,给水系统应采用断流水箱供水方式,且应配置消毒设备。卫生间和洗浴区给水管与卫生器具及设备的连接应有空气隔断或倒流防止器,不应直接相连。

第七部分是通风空调的要求,应根据设定的清洁区、半污染区和污染区分别设置送、排风系统,严格控制气流流向按不同压力梯度从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

第八部分是电气及智能管理的要求,比如有条件时,每个床位应设置1-2个220V、10A单相插座并配置台灯;条件欠缺的场所,可在大开间周边分区域设置多组单相电源插座箱,方便患者手机充电使用。

第九部分是现场施工要求,采取设计、采购、施工、验收一体化建设模式,分区、分段、分作业班组按照模块化、标准化、装配式的要求进行施工等。

第十部分是其他要求,如垃圾处理、巡查方舱医院临时厕所的卫生状况、在显著位置张贴建筑平面及洁污分区布局图、病媒消杀等。

思考与启示:未来大型公共建筑要考虑抗灾延伸功能

封面新闻:网上说,已有外国向中信建筑设计研究院总院有限公司接洽,希望分享经验和技术。

肖伟:现在咨询的国家比较多,但具体是哪些国家,我不负责接洽,不太清楚。

不过,只要有需求,我们很乐意将经验智慧以及设计施工相关的资源与世界共享,包括火神山医院的相关图纸,都可以免费公开。

但每个国家的疫情和国情都不尽相同,管理方式也有所区别,所以我们中国的经验,未必能在其他国家地区全盘复制。

封面新闻:这次疫情,就建筑设计方面,给您带来哪些思考和启示?

肖伟: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多次与疫情的抗争,比如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巴西寨卡病毒疫情、H7N9禽流感疫情,以及2003年的SARS。

作为建筑设计师,首先在规划设计层面,我们应该反思和吸取经验。

例如,赋予医疗建筑和城市大型公共建筑“平战结合”的理念,即在平时的建筑规划设计中,兼顾一些战时的考虑。

一方面,医疗建筑可满足迅速改为传染病医院;另一方面,大型公共建筑如展览馆、体育馆,考虑其抗震、抗灾延伸功能,以便灾害发生时,可以快速改造成方舱医院。

小的细节,如通风、污水处理、电量也需要仔细考虑,还要制定法律法规,培养相关的专业人员,做到未雨绸缪、有备无患。